3D走势图表|3D玩法

今日海南雜志社

熱門關鍵詞:  三嚴三實  百日會戰  一帶一路  感動海南

神秘的“局長助理”

來源:今日海南 作者:斯淮 人氣: 發布時間:2015-12-11 刊期:2015年第4期[大字 中字 小字]
 
  一封署名“新欣工程建設公司”(以下簡稱新欣公司)的舉報信反映,A市公路管理局作為招標人,在幾條公路多個標段的招標中,弄虛作假,不擇手段,搞權錢交易,使不符合資質條件的公司中標。舉報信中說,該公司先后參加了3個標段的公路工程投標,前兩次在資格審查階段,就被莫名其妙地刷了下來,后一次雖然進入了評標階段,但是由于背后的暗箱操作,仍然沒有中標。舉報信還提到,一個叫“劉某”的人充當了公路工程招投標的掮客,必須通過他才能中標,參與招投標的公司稱他為“局長助理”。
   新欣公司成立于3年前,老板是新加坡人。據老紀后來了解,該公司資金充足,技術力量較強,為了參與公路工程建設,專門從國外進口了專用機器設備。3年來,這家公司多次參加公路工程競標,卻一次也沒有中標。根據省紀委領導的批示,老紀、小王和省建設工程招投標管理辦公室的小曾組成調查小組,對舉報信反映的問題予以初步核實。但老紀撥打舉報信上的聯系電話,卻一直撥不通,于是找到新欣公司所在地,公司職員說電話號碼是老板的,他出國了,平時不開手機,要兩個月后才能回來,其他人無法回答任何問題。
   根據舉報信提供的線索,老紀他們來到公路工程招投標辦公室,查詢了3條公路共17個標段的招投標情況,從留存的資料中沒有發現明顯的問題。他們與招投辦公室的工作人員談話了解,也沒有發現異常情況。但讓老紀覺得蹊蹺的是,招投標辦公室的人員都說,不認識舉報信中稱之為“局長助理”的劉某。
短信引出新欣公司老板
   從招投標辦公室回來后,老紀覺得一片茫然,舉報信中提到的“局長助理”沒有蹤影,寫舉報信的公司老板也無法聯系,下一步的調查工作無從下手。這時,小曾提出一個疑點,從招投辦公室的招投標資料中發現,在第五標段的招投標中,新欣公司主動退出投標,不像舉報信中說的因招標人暗箱操作沒有中標。
   老紀覺得,根據當前了解的情況,要弄清公路工程招投標是否有問題,還需要更多的線索,現在最便捷的途徑是找到新欣公司老板問明情況。老紀思索了一會兒,編了一段手機短信,發給了新欣公司老板。然后告訴小王和小曾,再去一趟招投標辦公室,將近期相關工程招投標的資料都梳理一遍,重點是找出疑點和具體的問題線索。
   不出老紀所料,當天晚上,新欣公司老板回了短信:“兩日內回內地面談。”新加坡華人將中國大陸稱為“內地”,既是對中國的尊重,也是對祖籍所在地的認同。兩天以后,新欣公司老板主動約老紀到其公司,讓老紀詫異的是,他很主動地提供了歷次參與公路工程招投標的資料復印件,并詳細說明了經過。
   新欣公司第一次參加公路工程的招投標,在投標資格預審階段就被刷了下來,理由是新欣公司委托的咨詢公司有人參與過編制招標文件,對其他參加投標的公司不公平。新欣公司第二次參加公路工程的招投標,沒有通過招投標辦公室的資格后審,理由僅是標書的某一頁蓋的公司公章不清晰。新欣公司第三次參加招投標,順利地通過了資格審查階段,但是在進行評標之前,劉某找上門來,動員新欣公司撤回標書。劉某明確告知,如果不撤標書,最后也是評不上標;如果撤了標書,不僅負責承擔新欣公司參與招投標的所有費用,還補償人民幣100萬元。迫于壓力,新欣公司撤了標書,劉某果然協助退回了投標保證金,而且承擔了其他的招投標費用,但是承諾補償的100萬元至今沒有兌現。
   至此,老紀大約明白了新欣公司老板先是寫舉報信,后又躲避不見的原因。讓老紀感到納悶的是,劉某為何有這么大的能耐?又為何只有參加投標的公司知道他,招投標辦公室沒有人認識他?老紀覺得,劉某如此神秘,應當是背后有人在指使,如果新欣公司老板反映的情況屬實,劉某成了解開這些謎團的關鍵。老紀按照新欣公司老板提供的手機號碼,直接與劉某聯系,不料電話已經停機。
“局長助理”現身
  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劉某主動聯系老紀,說要解釋他參與公路工程招投標的一些問題。他自稱是某工程公司的顧問,承認曾經勸過新欣公司的老板退出競標,原因是讓自己所在公司能夠有把握中標,所有費用均由其所在公司承擔,并解釋說這是業內的通常做法。老紀仔細打量劉某,他55歲左右,臉色紅潤,眼里透著幾分精明。劉某自我介紹說,曾經在某國有企業當過副經理,10年之前就辭職單干了。老紀并沒有多問什么,而是告訴他將情況都寫下來,并保持電話通暢,就讓他走了。
   3天以后,老紀和小王約劉某再次談話,劉某晚到了10分鐘,他氣喘吁吁,似乎剛從某處趕過來。“你當了幾家工程公司的顧問?”剛落座,老紀就問道。“就一家。”劉某隨口回答,隨后感覺老紀問得別有用意,補充道,“其他都是臨時的。”“你認識公路管理局汪局長嗎?”老紀似乎不經意地問道。“誰都認識他,只是沒有深交。”劉某答道。“你聽說過局長‘助理’嗎?”老紀口氣詼諧地問道。“沒有!可能是有些人開玩笑。”劉某的眼神有些躲閃,臉色有些難看,神情緊張起來。
   “直接說吧,”老紀馬上現出嚴肅認真的樣子,“你當的是公司的顧問,還是局長的‘助理’?”“我不懂你的意思。”劉某搖搖頭,將眼睛看向了地面,他聽出老紀話里的話,在思索應對的方法。“你答應給新欣公司補償多少錢?”老紀單刀直入。“沒……”劉某本來想講“沒答應”,但他知道這樣瞞不過去;想講“沒有給”,又怕暴露了自己的秘密。百般無奈之下,他只好耷拉著腦袋,不再說話。
   老紀覺得時機差不多了,語氣緩和地說:“你可能只是個中間人的角色,只要把問題說清楚,你的責任就可以減輕。”停頓一下,老紀又說:“主動說清楚的,我們會兌現政策,建議有關部門依法依規從輕處理。”此時劉某的臉色,由紅轉白,再由白轉青,又由青轉紅,他的思想斗爭很激烈。老紀和小王都靜靜地等著,十多分鐘以后,劉某長嘆一口氣,說道:“我早就知道這種事瞞不了太久!”接著,他說出了操縱公路工程招投標的來龍去脈。
真相大白
  劉某、周某和公路管理局局長汪某曾在某國有企業共事。10年前,劉某、周某看準了商機,各自辭職下海經營,但受種種因素影響,并沒有取得預想的收獲。汪某卻進入了政府機關,3年前,當上了D市公路管理局的局長。一天,汪某找到劉某和周某,讓他們出面聯系工程公司參與公路工程競標,他負責給有關人員打招呼,保證這些公司競標成功,然后向這些公司收取“業務費”。汪某還提出,由劉某出面攬“生意”,收取的“業務費”由周某保管,等他退休后三人均分。汪某提醒,為安全起見,各人只做自己負責的事情,不可交叉行事,三人一拍即合。
   其實,老紀和小王早在找劉某談話前,就走訪了絕大部分參加過公路工程招投標的公司,除了幾家參與“圍標”的公司外,都不同程度地反映了招投標中的問題,并且指向了兩個人,除了劉某,還有周某。如果不出“業務費”,就肯定不能中標,即使進入了評標程序,也會想方設法讓你退出。另據辦案人員了解,劉某在國有企業任職期間,因挪用公款受過處分;周某因為失職造成國有資產流失,被免去了省屬國有企業經營部經理的職務。
   劉某還交代,讓交“業務費”的公司中標,操作起來環環相扣,萬無一失,而且表面上看起來整個招標過程公開、公平、公正,如果不知道內情,即使臨場監督,也發現不了問題。具體采取三個步驟:一是“串標”,即事先將要招標工程項目的具體情況告知準備投標的公司,讓該公司選取一個標段投標,然后告訴劉某,由劉某告知汪某。再是“清標”,由汪某告訴招標資格預審人員,哪些參與投標的公司要保留,哪些要清除,確保交“業務費”的公司能夠進入評標程序。三是“圍標”,與交“業務費”的公司串通,花錢雇一些公司參與招投標,并在“清標”時保證這些公司能夠進入評標程序。如果不能完全“圍死”,就采取贖買的方式,給予進入評標階段的公司一定的經濟補償,新欣公司第三次投標遇到的就是這種情況。
   但是,有一個問題劉某沒有交代,后來得到了查實。劉某曾答應給新欣公司100萬元補償,一直未給,是因為他想吞占這筆錢。當時經汪某同意,他到周某處領取補償款,周某提出轉賬,劉某說轉賬容易被查到,執意取出現金。錢到手后,他存入了自己新開設的賬戶里。他對新欣公司的老板說,最近紀檢部門盯得較緊,100萬元目標太大,為了避免風險,過一段時間再給,并且承諾下一次招投標讓新欣公司中標。劉某想的是,下一次招投標將新欣公司發展成“客戶”,可從其交納的“業務費”中沖抵這筆錢。他原想即使拖延一些時間,新欣公司也不會張揚,誰知新欣公司的老板遲遲見不到補償款,也沒有其他標段的招標消息,尤其是一直與劉某聯系不上,一氣之下,寫了舉報信。
   而新欣公司老板從新加坡趕回來,是因為收到了老紀發的短信,其內容是“新標段近日招標。”因為劉某做一次“業務”換一次手機號,新欣公司老板以為這是劉某發的短信,他仍然期望劉某能夠兌現承諾,得到利益。但回來以后,得知紀委介入調查,他即刻轉換思路,主動與老紀聯系,并且提供了具體的問題線索,最后真相大白。H
老紀的話 招投標本是體現公開、公平、公正,杜絕權錢交易的措施,卻被汪某們作為斂財工具。汪某利用職權,為所欲為,使招投標制度形同虛設;劉某、周某為虎作倀,狼狽為奸,明目張膽地收取,甚至索要“業務費”,權錢交易,中飽私囊。他們曾經為手段高明自賞過,曾經為暢通無阻自豪過,也曾經為財源滾滾自喜過,但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汪某、劉某、周某最終都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責任編輯:admin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連號發票

3D走势图表 后三包胆怎么看走势图 11选5任稳赚不赔 360票网老时时 2019男篮世界杯投注网站 广东时时开奖时间表 博众彩票软件 二八杠口诀赌博的技巧 赌场押大小怎么压能赢 欢乐生肖计划在线 世纪天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