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走势图表|3D玩法

今日海南雜志社

熱門關鍵詞:  三嚴三實  百日會戰  一帶一路  感動海南

“才子”的疑慮

來源:今日海南 作者:斯淮 人氣: 發布時間:2015-11-30 刊期:2015年第10期[大字 中字 小字]
  這天上午,D市國土局局長潘某早早地來到辦公室,他要將壓在手里一個月的那份文件批出去,然后去參加市書法家協會年終總結會,會上他要作重點發言。
  潘某在D市小有名氣,除了市國土局局長,還有不少頭銜:市書法家協會會員、省書法家協會會員、中國書法藝術研究會會員、翰墨書法院院士。他的作品曾多次在國內書法大賽中獲獎,而且頭腦靈活,心思縝密,被稱為“才子”。
  壓在潘某手里的文件是綠珠房地產公司辦理國有土地使用證的申請材料,盡管該公司通過招、拍、掛拿到了市區的一塊建設用地,繳納了國有土地轉讓使用金,但是早一天、晚一天辦證則是局長說了算。昨天綠珠房地產公司給潘某送了2萬元,潘某答應今天就辦,不能毀了信譽,事情再忙也要將這個文件批出去。
  潘某批完了文件,將要出辦公室,宏都房地產公司老板趙某敲門進來。趙某從手提包里掏出一個紙包,放在潘某的辦公桌上,說:“金貿開發區的那塊地多虧了您幫忙,這是點小意思。”紙包里面明顯是錢,潘某也沒有推辭,順手就放進了辦公桌的抽屜,說:“你太客氣了。我馬上有個會,有什么事要辦,改天再說。”宏都房地產公司是在潘某一手扶持下發展壯大起來的,近年在D市做得風生水起,鬧市區的十字路口以及高速公路沿線都有該公司開發的樓盤廣告。在此之前,趙某曾多次給潘某送現金,共14萬元。
 
紙包不翼而飛
  在市書法家協會年會發言完畢,潘某就急匆匆離開了會場。他惦記著趙某送的那包錢,放在辦公室總有些不放心。進入辦公樓樓道,他看見一個人手里拿著提包,站在自己辦公室門口四處張望。潘某喊住了他,警惕地問道:“你找誰?”“我,我找局長。”這人神色有些慌張,但很快鎮靜下來。“找他有事嗎?”“我老板叫我找他。”“你老板是誰?”“宏都公司的,”這人稍有支吾后說道,“張總叫我來的。”“宏都公司有張總嗎?”潘某頓時生疑,將要喊人,這人又改口道:“是趙總。我過去的老板姓張,我剛到宏都公司。”潘某瞪了他一會兒,有些不高興地說:“回去告訴趙總,有事讓他自己來。”
  潘某開門進屋,感到門鎖有些異樣,也沒有多在意,直奔辦公桌拉開抽屜,馬上傻了眼:裝錢的紙包不翼而飛!他馬上想到剛才的那個人,想叫大門口的保安攔住他,轉念一想不妥,如果事情宣揚出去,很可能壞事。他在辦公室里轉圈思考了幾分鐘后,打電話叫來了趙某。
  “你拿來的紙包里是多少?”潘某問道。“5萬元。出什么事了?”趙某發現潘某神色不對,關切地問道。“你走后,又派人來找過我嗎?”潘某問話中有埋怨的意思。“沒有呀!我知道你上午開會不在辦公室。”趙某有些驚訝。“那包錢沒有了。”潘某顯得非常懊惱。“招賊了?”趙某一臉驚愕,聲音有些大,話音未落,潘某做個手勢,讓他小點聲。“趕緊報警吧?”趙某壓低聲音說。“不行。如果報警,辦公室丟錢的事必然泄漏出去,外界會有不好的議論。”潘某搖搖頭,又說:“如果不報警,以后小偷在其他地方作案被抓后供了出來影響更加不好。”“那怎么辦呢?”趙某顯得有些著急。潘某沉思一會兒,說道:“還是報警比較好,就說是你給我買書法的錢。”趙某恭維道:“您的腦子真好用,就這么辦。”“不過,”潘某說,“你的錢是白送了。”趙某一怔,繼而明白了潘某的意思。“我會給您補上。”趙某嘴里這么說,心里卻不是滋味。
  下午上班后不久,潘某就向公安派出所報案。公安干警迅速出動,勘驗了現場,就資金來源分別詢問了潘某和趙某。根據事發地附近的監控錄像,公安部門很快鎖定了犯罪嫌疑人,沒過幾天,就抓獲了盜賊,追回了被盜的5萬元。此外,趙某又補送了5萬元。潘某為此洋洋自得,但他做夢也沒想到,幾天后就接到了電話通知:“請馬上去趟市紀委,紀委的工作人員要與你談話。”
 
疑慮重重的談話
  “你辦公室的錢是哪來的?”老紀問話不緊不慢。“是宏都公司趙某買書法的錢。”潘某神色自若地答道。“你賣給他的是什么樣的書法?”老紀慢條斯理地問。潘某一怔,心里想:壞了,當時沒給趙某一幅書法!剛才沒來得及與趙某見面,只是打了一個電話,電話里也不便多說,只是告訴他省紀委來人了,要按照以前說好的說,不知道趙某會不會跟省紀委的人說沒有給他書法。不過,熟人之間過手物品并不一定要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先交錢,后給書法也是可以的。想到此,潘某對老紀說:“他是想要一幅8平方尺的楷體橫幅,寫起來很費時間,他堅持先交錢,寫好后再給他字。”老紀點點頭,好像認可潘某的解釋,然后將眼光望向窗外,似乎在等待什么。
  這時,有人敲門進來。見到老紀就說:“趙某說……”未等來人說下去,老紀做了個制止的手勢,然后拍拍正在寫筆錄的小王肩膀,與來人走出門去。潘某將來人與老紀的一舉一動看得清清楚楚,他想聽他們在門外說些什么,但因隔得遠也聽不見。他想挪動一下位置,卻發現小王正在盯著他,只好放棄這種努力。
  過了不久,老紀進來,面無表情地對潘某說:“你說的與趙某說的不一樣。”潘某聽到這話開始緊張起來,回答買什么樣的書法確實沒有跟趙某事先商量過,不過,可以說成當時聽錯了或者記錯了。但是,如果趙某把真實情況說了出來,可就不好辦了。潘某看看老紀,想等老紀說出趙某是怎么說的,自己好進行辯解。
  正當潘某思前想后,理不出頭緒時,又有人敲門進來,跟老紀說了一句耳語,老紀跟他走了出去。這個人的出現,讓潘某非常震驚:這不是抓住小偷的陳警官嗎?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他要跟老紀說些什么?那個盜竊案不是已經結案了嗎?難道說小偷又說出了什么新的情況?潘某想,小偷在辦公室里偷的除了那5萬元錢,不應該有其他的東西。有本銀行存折,平時是鎖在文件保密柜里的,來了小偷后自己特地檢查過,保密柜的鎖仍然完好,存折還在,且綠珠房地產公司此前送的2萬元也在。想到此,潘某雖思緒雜亂,但顯然增添了幾分自信。
  “你辦公室里放了多少現金?”老紀回來后問道。“就是趙某買書法的5萬元。”潘某不明白老紀為什么問這個問題。“你說的與小偷說的不一樣。”老紀搖搖頭。這時潘某更加迷茫了,怎么會與小偷說的不一樣,小偷在辦公室發現了什么?潘某突然想起小偷手里裝得鼓鼓囊囊的手提包,里面除了5萬元錢,似乎還裝了些什么,究竟是什么呢?
  “希望你能說實話,把別人給你多少錢的事說清楚。”聽到老紀這樣說,潘某好像又有些明白了。紀委調查的應當就是這5萬元,如果小偷還偷了其他物品,也應當與這5萬元有關,這5萬元的用途是跟趙某商議好的,無論如何也不能改口。想到這里,潘某答道:“我已經說過了,就是趙某給了5萬元,是用來買書法的。”“你與趙某和小偷說的都不一樣。”老紀仍然搖搖頭,卻加重了語氣。老紀為什么把趙某與小偷說在一起呢?潘某突然想到,當時小偷說他是宏都公司的,是趙某讓他來的,難道小偷與趙某有關系,或者就是趙某派來的?但轉念一想,為了5萬元,堂堂房地產公司老板與一個小偷聯合,是絕對不可能的。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現在是你說清問題的最好時機,希望你能夠把握住機會。”老紀神情嚴肅地催促道。“我,我不知道,”潘某想說我不知道你要我說什么,又覺得不妥,改口道:“我說的都是實話。”“你說的與其他人說的不一樣,如果他們說的是事實,你就會失去主動交代問題的機會。”老紀的話開始多了起來,神情卻更加嚴肅。潘某這時感到了一種強大的壓力,思想斗爭非常激烈。他想,如果不說實話,肯定過不了這一關,而且趙某很可能已經說出了真實的情況,此外小偷還可能提供了其他的證據……
  長時間的沉默后,潘某試探地問道:“趙某是怎么說的?”“你應該知道趙某會怎么說,現在的關鍵是你怎么說。”老紀提醒道。“趙某說要感謝我,我當時真的想給他寫一幅書法。”潘某咬咬牙,囁嚅地說。“還有呢?”老紀不動聲色,好像對潘某的交代并不滿意。“5萬元被偷了,趙某又補給了5萬元。”潘某更加吞吞吐吐。“還有呢?”老紀仍不滿意。“還有,沒有了。”潘某垂頭喪氣地說。“說說2萬元的事吧。”老紀緩緩地說。“你們怎么會知道?”潘某大驚失色,脫口而出。
 
2萬元引出的真相
  原來,小偷剛進潘某的辦公室,辦公桌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開始小偷沒有管它,誰知電話鈴響個不停,攪得小偷心煩意亂。小偷拿起聽筒,放在一邊,自顧自地翻箱倒柜,并不想接電話。但是聽筒里的聲音很大:“潘局長嗎?我是綠珠公司老岳!”出于好奇,小偷拿起電話,“嗯”了一聲。聽到對方說:“昨天我叫人給您送了2萬元,收到了吧?”小偷“噢”了一聲,就把電話放了,然后專心致志地找那2萬元,不料卻找到了5萬元。在公安派出所,小偷并沒有交代接電話的事,直到老紀奉命調查潘某涉嫌受賄的問題,在看守所找小偷核實辦公室丟錢的事才了解到。至于小偷被潘某撞見,為何說是宏都公司派來的。小偷解釋說,大街上到處是宏都房地產公司廣告,該公司肯定與國土局有聯系,而公司老板的姓,則是他根據百家姓的前幾位瞎蒙的。
  做賊者往往心虛,貪腐者通常多疑。就這樣,老紀通過增加一些動態表象,刻意安排其他辦案人員和陳警官先后去談話的房間,給潘某一個想象的空間,讓其瞻前顧后、疑慮重重,最后利用小偷提供的2萬元的線索撬開了潘某索賄受賄的黑暗之箱。“才子”局長潘某最終受到了法紀的嚴厲處罰,幾十年的名譽和地位也毀于一旦。H
責任編輯:admin

上一篇:送禮清單

下一篇:特別談話

3D走势图表